半緣修道半緣君
關於部落格
  • 4198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旅行的意義-- 102 070712 西藏行--轉山篇(DAY 2) 下

 
 在卓瑪拉山口駐足良久,我蹲坐在一塊小石上,凝視著往復梭行的人們,少有旅客,多的是虔誠轉山的藏族人民,紙經幡在風中揚起;誦經聲迴盪在這雲霧飄渺的山巔,被風帶上九天,上達天聽

藍天適時的嶄露出容顏,久違的陽光灑落在山口,飄揚的經幡為寸草不生的峰頂增添了幾分顏色

由山口往下望,南面是碧綠如玉的托吉措(海拔5608米),意為慈悲湖。傳説在此湖中沐浴,能洗凈身上的污垢和孽障,不過在這樣的低溫下,有此勇氣和決心的人我是沒看到啦..XD
這時的高度是5640 m,溫度在10度以下
當我坐在山口感受這特別的氛圍時,來找我聊天的藏族年輕人,也是預計一天轉完~連他都是這副裝扮,由此可知山口有多冷了
這時雲再度封閉了藍天,風勢也驟然強勁起來,該是準備下山的時候了。托吉措在夏天多了好幾窪,就像佛母的一串淚珠

山口的另一邊,橫亙著一道冰舌,舔拭著滿是碎石的大地

下山的路徑還蠻陡峭的,所以得一個一個排隊慢慢走
只有未融的冰雪混著褐色的砂,沒有新降雪的補充,潔白的表面像撒上巧克力粉般
踩上去比想像中的溼軟,不過底層倒是很扎實的冰
從冰層的裂隙看下去,是雜亂堆疊的岩石,雖然縫隙很大,但結實的冰層撫平了崎嶇的石頭表面
雲捲殘雪,須當心的是濕滑的冰層

雄峻險奇的孤峰,巍然聳立在白茫茫的霧裡

從山口下來後,高度稍減,風也小了些,又可以看見低矮的植被了
在乾燥的青藏高原上,植物的命脈就是河
陡降坡,在現場看真的很陡,只能沿著小徑側身慢慢下移。就在我膽戰心驚的一步一挪龜速下爬時,旁邊突然來了群年輕的藏族小夥子,他們看到這陡坡,似乎很興奮,一陣討論後,就像羚羊一樣一路衝下去.......是的,就這樣呼嘯衝下去,我看的眼睛差點凸出來,這斜坡應該少說有45度吧,大佬,他們一群人包括女孩子就這樣跳跳跳就到底了,不超過30秒,我爬了快15分鐘 = =
這張側面照就可以看見坡度之陡

終於下到谷地,遠方的房舍就是可以休息吃午餐的地方了,話說這時也逼近11點半了

回頭看一下,金庸小說裡的"飄渺峰"就活脫擺在眼前阿
在人聲嘈雜的休息站稍事休息了一下,這時我依然是節能模式啟動狀態,並不餓,9點多時邊走邊啃了顆蘋果,吃了幾片餅乾,現在午餐時間只買了杯奶茶暖暖身子。休息的當下,隊友們陸續抵達,大家閒聊了一下,這時有位小哥加入我們的閒聊,他是打算逆轉山,不過根據我們"半瓶水響叮噹"的自以為觀察 XD,他的狀況不是很好啊(涼鞋+臉色蒼白),離山口還很遠就已經很喘,而且還有些頭痛,我們無法勸阻他,只能給他一些高山症的藥物和一些乾糧,還有滿滿的祝福了~~(很帶種阿,但是不建議)
繼續出發啦~~

拂過河川的風,將經幡吹得獵獵作響,也將經文帶往這片藏傳佛教大地,藏族人相信,風吹過經幡就如同將經文念過,迴向給大地眾生
這個就不知道是甚麼經文或真言了

就在這時,我遇上了令人動容的一幕,兩位藏族婦女,以長磕頭的最虔敬方式來轉山,三步,合十舉手頭頂,胸口,跪下,五體投地,起身,再重複前行,我當然想拍,但是想起網上的一張照片--"
一堆人拿著大小砲DSLR像拍攝珍禽異獸般,近距離圍繞著轉山的藏人,完全不懂甚麼叫尊重" 我不想也不忍我的相機干擾到這些虔誠的藏族人,所以就只是在背面拍攝紀錄

路旁的氂牛,睜著骨溜溜的大眼好奇的打量這些花花綠綠的人們


接下來的路並不難走,是相當平坦的泥土路

轉過了一山又一山,終守得雲開見日出
雖然是泥土或石子路,不過道路很明顯,就算沒有跟上前面的人也不會迷路
火車快飛,火車快飛,穿過高山,越過小溪~不知怎麼的,就哼起了這首兒歌
很美的山谷,不過這時goretex的鞋子就派上用場了,有些不深的小溪就可以直接淌水過(其實是故意想測試看看啦,硬是要踩水看會不會滲進去,結果很棒耶,完全沒濕,salomon的鞋子真不錯)
遠方又見到一位藏族婦女正在長磕頭轉山
看著她的虔敬肅穆,真的令人動容
一樣不忍打擾她,只在走過時說了聲 "扎西德勒,加油",她也回了淺淺一笑
揮別了這位虔誠藏民,原本沉重的腿突然輕盈了起來,精神也提振了許多
 一邊走一邊思考起轉山的意義來,說來慚愧,我的西藏行完全是誤打誤撞,因緣際會下以候補身分參與到的,所以事前行程的規劃我只知道會去那裡而已,雖然後來去書局買了以及去圖書館借了幾本西藏的書,但事實上我對轉山這件事是全然陌生的,只知道藏民是因為堅貞的信仰而轉山,我呢?是一個觀光客身分稱職的完成觀光過程,還是有些其他的意義呢? 雖然我也算是廣義的佛教徒啦(台灣的佛道教結合算吧~^^),出發前也對藏傳佛教的菩薩金剛做了一番功課,但是我到底是為什麼轉山呢? 邊苦苦思索著邊走著
一直到我看到路旁悠閒躺臥小憩的藏人們,腦中豁然開朗,想到倚天屠龍記裡的一段
"渡厄喝道:「咄!空固是空,圓亦是空,我相人相,好不懵懂!」
謝遜一怔,登即領悟,甚麼師父弟子、輩份法名,於佛家盡屬虛幻,
便說偈道:「師父是空,弟子是空,無罪無業,無德無功!」"
是阿,我要轉山,就在轉山,有幸達成願望,又何必苦苦去執著非要找一個理由呢?

路轉溪橋忽見
接下來的路程是嚴苛的,所謂的嚴苛並不是需要爬上爬下,路大部分是平的,但是考驗是轉了一山又一山,卻始終看不到盡頭的沮喪,雙腳的疲累,精神的煎熬,積累著轉山的考驗

仲哲普寺,我們原本預計第二天住宿之處,不過我們一行5人狀況還ok(師傅們和導遊不用管啦,對他們根本小菜一碟﹨(╯▽╰)∕),所以稍稍休息了一下就繼續前行啦~~



休息了半小時,在雙腿的抗議聲中,又該繼續前行啦


天氣變化多端,一起雲起風就冷得要戴上毛帽,但是一但雲開,太陽綻放又有點熱

美得好似一幅畫呀~
走著走著,就在精神快渙散,我也即將變身拖著腳步面無表情的活屍時,景色又一變,原本流淌在路旁的河流彷彿熱刀切奶油般陷入了地表,切割出了深邃的峽谷
這種震撼只有在場才能體會,照片實在難表達萬一阿~
冒險把頭探出河川切割面的懸崖,嗯,人的懼高症是本能..XD,只是輕重有別罷了,這一下去可是接近百公尺呀
好不容易精神有像擠牙膏般死命擠了點出來,結果白瑪師傅馬上揹著三個包包從旁呼嘯而過....0rz..是有多想打擊人啊
死命地追了5分鐘....背影越來越遠啊...囧  而且我還想拍照,所以就乾脆地放棄追的念頭啦~後來才知道,旅伴多已經轉職成walking dead啦,相機都在白馬師傅背的包包裡,所以這段變成我獨家拍攝了,這也是回去才曉得
終~~~~於~~~~又看見平原啦~~~在無止盡的山路摧殘折磨後,看到出發前的平原,真的差點熱淚盈眶
回顧所來徑
最後一站啦~~再來就要回塔欽鎮了
雖然轉山已近尾聲,但是我們還是沒能親炙神山的面容阿
路旁刻上六字真言的氂牛頭骨與刻著經文的石板堆
雖說已經走出山區抵達平原,但是望山跑死馬,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啊
終於看到塔欽鎮啦,學導遊普布,脫鞋在溪邊泡泡腳,好冰涼舒服阿~
舒服的泡完腳,正想享受最後的小確幸悠閒地逛回塔欽,結果居然下雨啦...= =,瞬間變得好冷阿,幸好是小雨,不過也只得把相機收起來,邊抖邊走回住宿旅館,趕緊在暖爐邊烤烤火,喝上一杯熱甜茶驅寒

步行轉山,托大家的福,圓滿順利達成啦~~
(旅伴們的表情很有趣....XD)

轉完山,當然要來片面膜和休足時間的阿~XD
暮色下的雪山
當時明月在,曾照彩雲歸

後記 : 轉山的這兩天無緣得見神山真面目,就在隔天帶著一絲遺憾要離開時,神山出現啦~師傅馬上停車讓我們痛快地看個夠,短短20分鐘,雲紗又快速的蒙上神山了,但是,我們沒有遺憾啦~⊙▽⊙/
最後,附上塔欽鎮周遭的美景

再見了 塔欽鎮,再見了  神山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